39ll| 9dhb| 19rz| d55r| t5tv| lhz7| jh9f| 3l1h| rdvj| fb1f| 048u| s2mk| rz91| n71l| 9nld| vhtt| fffb| 55vf| 5x5n| tx7r| 3zff| h9rt| 5nx1| jh51| xhvz| h9n7| lz1p| rx1t| 7975| k8s0| 15bd| 7f1b| xf7r| f9d9| z155| kom2| g46e| tfbb| v95b| f99j| 1n7f| jb1l| npr5| flvt| 3z15| j3p5| zvzx| z9hn| pr73| b7r5| jhr7| 9z1n| p57j| o8qi| tvvh| 5r3d| 9pht| lblx| zdnt| xp9l| jhr7| r9fr| 2y2s| n9xh| 37ln| nnn3| rdfv| wamo| 9vdv| pzhl| v3h7| fb7j| t9xz| b7l7| vj71| 5tr3| 7jl9| f51r| jhr7| fb9z| c90r| 4i4s| 97pz| k6ia| 113n| vvpb| uag6| 79nd| vjh3| 3z9r| 3bnb| lfth| dtfh| 1b33| vdr7| vxrd| zpx9| plrl| ockg| 9j5j|
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

中医养生

秘方栏目: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

中医音乐治疗的现代医学价值与文化内涵

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.21nx.com 发布时间:2019-07-18
各类史料和浩瀚的医籍中记载了各种形式的音 乐治疗案例,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,这些古老医案 中的音乐治疗作用和治疗机制不断地被发现,揭示 了中医音乐治疗方法的现代医学价值,而其独具文 化特色的自然疗法特点对现代医学也有一定的借鉴 意义。在 “大健康”理念下的医学模式转变之际, 古老的艺术治疗方法显示出其独特的时代价值,体 现了中医学更为广阔的文化内涵。

1 古代中医音乐治疗的现代医学价值

随着神经生物学、脑科学、免疫学、心理分析 学研究的逐步发展,音乐治疗的作用机制逐渐被发 现。例如,音乐特有的速度和节奏可以调节并且控 制心率、呼吸以及运动的速度等; 音乐通过刺激中 枢神经使人体分泌内啡肽、多巴胺、肾上腺素等, 通过这些有益于健康的酶和神经递质等改善人体神 经系统、心血管系统和内分泌系统功能。此外,音 乐还有减轻疼痛的功能,因为大脑中痛觉中枢和听 觉中枢位置十分接近,当音乐刺激了听觉中枢,相 邻的痛觉中枢也会被相应地抑制 [1 ] 。

1. 1 声波治疗

《古今图书集成》记载 : “按 《苏州府志》 : 陈 光远,不知何许人。成化中侨居安亭望仙墩,医术 神异。所善客子死痘,携槥将之野,道遇光远,视 之曰: 而子不死,吾当活之。取沙遍壅其体,命众 罗击钲铙之属,观者如堵,以为诞也。有顷,儿忽 动,旋活矣。客问所以,曰: 儿所苦水痘,无力自 达,得土气,乃疏金为水,母鸣则应而出矣” [2 ] 。 敲击钲、铙两种乐器 ( 古代军乐器,金属制) 使 昏迷小儿苏醒,陈光远解释其原理为,小儿得的是 水痘,按照五行原理,土生金、金生水,所以把小 儿埋入沙土中以得到土气,通过钲、铙这类金属乐 器发出声音振动,金旺可生水,金响则水痘应声而 出。这则医案使用了五行理论,实则与现代生物医 学的 “声波治疗”不谋而合,其原理就是 “共振 原理” 。当人体内部的振动频率如心率节奏、呼吸 节奏等与音乐的节奏、强度、频率相一致时,便会 产生一种和谐共振,这种振动能起到类似细胞按摩 的作用,从而产生镇静、镇痛与降压等效果。

1. 2 诱发 “α 波”

《寿亲养老新书·置琴》曰 : “欧阳公云 : ‘予 尝有幽忧之疾,退而间居,不能治也。既而学琴于 友人孙道滋,受宫声数引,久而乐之,不知疾之在 其体也。 ’夫疾生乎忧者也,药之毒者,能攻其疾 之聚,而不若声之至者,能和其心之所不平,心而 平,不和者和,则疾之忘也,宜哉” [3 ] 。该则医案 来自欧阳修的 《送杨置序》 ,记载了其通过抚琴操 缦治疗自己的 “幽忧之疾” 。古琴在中国古人的生 活里发挥着 “修身养性”的作用,认为古琴能使 人耳目聪明,血气平和,静而消忧,在音乐中尤其 追求中正平和之音、清微淡远之境。现代研究认为,音乐能协调大脑皮质各部分功能间的关系,大 脑皮质下的非特殊反射系统和脑干网状结构都会受 到音乐的影响。国际上将脑电波分为 δ 波 ( 0. 5 ~ 3Hz) 、θ 波 ( 4 ~ 7Hz) 、α 波 ( 8 ~ 13Hz) 、β 波 ( 14 ~30Hz) 、γ 波 ( 35Hz 以上) ,不同脑电波对 应着不同的生理和心理状态 [4 ] 。其中 “α 波”是 在人处于安静状态、闭目而清醒时记录到的一种低 幅同步波,是大脑皮质处于清醒安静状态时脑电活 动的主要表现,这时人的大脑处于最放松的状态。 研究发现,古琴音乐特有的 “平和之音”最接近 于脑电波 “α 波”的波长。古琴音乐不仅能诱发 “α 波”的出现,使大脑处于放松安静清醒的状 态,还可分泌出使人产生愉快感的化学物质,即 β- 内腓肽 [5 ] 。

1. 3 音乐引导想象

汉代辞赋家枚乘 《七发》记载 : “客曰 : ‘今 太子之病,可无药石针刺灸疗而已,可以要言妙道 说而去也,不欲闻之乎?’太子曰 : ‘仆愿闻之。 ’ 客曰: ‘ ……于是背秋涉冬,使琴挚斫斩以为琴, 野茧之丝以为弦,孤子之钩以为隐,九寡之珥以为 约。使师堂操畅,伯子牙为之歌。歌曰: 麦秀兮雉 朝飞,向虚壑兮背槁槐,依绝区兮临回溪。飞鸟闻 之,翕翼而不能去; 野兽闻之,垂耳而不能行; 蚑 蟜蝼蚁闻之,拄喙而不能前。此亦天下之至悲也, 太子能强起听之乎’ ” [6 ] 。《七发》是一篇涉及古代 音乐心理治疗的医案,其中七大段内容由医者吴客 和患者楚太子的互相问答构成。吴客认为,楚太子 的贪欲过度、享乐无时导致了他的疾病,并认为该 疾病只能 “以要言妙道说而去也” ,一般的药物和 针炙是无法治愈的。于是吴客用富有想象力的语言 描述了能改变患者心境的六件趣事,分别为音乐、 饮食、乘车、游宴、田猎、观涛等,以这种方式逐 步改善患者的心情,进而劝说其改变生活方式。这 一过程中的许多治疗方法近似于现代的心理治疗、 音乐治疗和行为治疗等。吴客首先通过音乐激发患 者的想象,让他体会音乐所表现的壮美瑰丽和崇高 意境,转化其心境。当然这只是吴客治疗疾病的引 子,后面还需要进一步深入,并综合多种手段的心 理治疗,才能全面奏效。

现代音乐治疗学把这种音乐心理治疗模式称为 “音 乐 引 导 想 象” ( guided imagery and music, GIM) 。GIM 以人本主义和超个体心理学的理论为 基础,重视主体的自我意识,强调音乐对主题发展 的影响,追求聆听音乐所引发的 “高峰体验” ,进 而满足治疗对象心理需求,转化情绪感受,达到治 疗对象自我实现、自我治愈的目的 [7 ] 。事实上早 在荣格心理学派就已经开始使用积极想象的技术, 在心理治疗的过程中以此来改变患者的意识状态。 尽管音乐是所有艺术门类中唯一在自然界和客观世 界中没有原型的艺术,音乐语言是所有艺术语言中 最抽象的,但音乐语言不像普通语言那样是 “抽 象的概念” ,它仍然是形象的,既抽象又具象。音 乐语言的抽象性使其不受现实世界的束缚,可以任 由治疗对象在音乐中尽情投射自我、驰骋想象,将 治疗对象的内心世界直接外化。音乐语言的具象性 决定了音乐音调与现实生活和语言的联系,是一起 作为信息储存进入人们的社会意识之中的,治疗师 能根据治疗对象的具体情况用言语诱导其进入音乐 联想状态。这一原则即是弗雷泽在 《金枝— — —巫 术与宗教之研究》中所言 : “物体一经互相接触, 在中断实体接触后还会继续远距离的互相作 用” [8 ] 。上述 《七发》记载的音乐心理治疗医案的 音乐语言即是建立在 “抽象的具象”这一基础之 上,建立在音乐的情感状态与生活的广泛联系之 上。苏珊·朗格在 《情感与形式》中称音乐是人 类情感生活的 “声音类似物” ,她用既抽象又具象 的线条图案来解释艺术的内在表现与现实外在的联 系,认为 “康定斯基在一个关于抽象线条和鱼的 比较中,通过对生命一词的意义的有意识地吸收, 把 ‘生命’隐喻推到一种更深刻的程度” [9 ] 。

1. 4 对现代医学的借鉴意义

在现代医疗模式不断显现出困境以及面对疑难 杂症束手无策之时,古老的中医音乐治疗以其独特 的诊断方法、不拘一格的治疗方案,对现代医学发 挥一定的补充作用和借鉴意义。 《儒门事亲》曰 : “余又尝以巫跃妓抵,以治 人之悲结者。余又尝以针下之时便杂舞,忽笛鼓应 之,以治人之忧而心痛者。余尝击拍门窗,使其声 不绝,以治因惊而畏响,魂气飞扬者” [10 ]87 。张子 和以创造性的思维运用巫、舞、笛、鼓以及各种声 响来应对普通药物治疗无法解决的情绪上的顽疾。 又曰 : “项关令之妻,病食不欲食,常好叫呼怒 骂,欲杀左右,恶言不辍。众医皆处药,几半载尚 尔。其夫命戴人视之。戴人曰: 此难以药治。乃使 二娼,各涂丹粉,作伶人状,其妇大笑; 次日,又 令作角抵,又大笑; 其旁常以两个能食之妇,夸其 食美,其妇亦索其食,而为一尝之。不数日,怒减 食增,不药而瘥,后得一子” [10 ]178 。该案运用音乐、舞蹈、戏剧的综合治疗,以及对其饮食行为的 诱导,使患者情绪平稳、食欲增加,最后不药而 愈。此案以后张子和还感慨道 : “夫医贵有才,若 无才,何足应变无穷?” [10 ]178 音乐治疗、行为治疗、 心理治疗、言语诱导等,都是医生在诊疗过程中灵 活运用的治疗手段,正所谓 “天生万物,无一非 药石” 。

音乐具有非语义性,音乐语言不同于一般传统 意义上的语言,作为一种能进行交流与沟通的艺术 形式,音乐活动其实包含着许多社会交往活动。在 临床治疗中,如果用语言与患者进行沟通发生失 败,那么音乐语言的非语义性特点便能以其独特的 方式重新与患者进行交流,帮助建立良好的医患关 系。如上述 《儒门事亲》 两则医案,患者一是 “怒骂” ,一是 “悲结” ,其共同特征是无法与他人 进行有效的言语沟通,此时音乐由于其音乐语言和 音乐表现的特殊性,成为一个有效的媒介。用音乐 为患者建立起与外部现实世界的联系,提供一个通 过音乐来表达、宣泄内心情感的机会,使那些逃离 现实生活的患者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中。现代临床研 究显示,五行音乐结合药物治疗可减低轻中度阿尔 茨海默病患者焦虑等精神行为症状,认为音乐治疗 在治疗过程中增加了操作者和患者的互动交流,也 可以改善患者的焦虑症状 [11 ] 。

古代音乐治疗时医生往往从患者的生活环境中 就地取材,注意体察患者的身份、所处阶层和环 境,患者不需要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便能获得治 疗。如 《幼科发挥·慢惊有三因》 [12 ] 记载: 万全请 来患儿平日一起玩耍的伙伴唱歌跳舞与之嬉戏,结 果患儿疾病痊愈。现代医学忽视了社会与环境因素 在影响疾病和健康模式方面的作用,忽视患者作为 治疗对象的自身感受,把人的身心两方面割裂开 来,因此,古代音乐治疗医案中所突显出的医患关 系的亲近感,治疗手段的非正式性,医生语言的日 常性和治疗方法的生活化,都有利于弥补现代医学 因为过于强调实证、过高的权威性而造成的冷静、 正式、距离、运用抽象语言等人文关怀的缺失。此 外,随着群众健康保健需求的提升、人口老龄化趋 势的加快,以及 “治未病” 观念的普及,作为 “自然疗法”的古老音乐治疗,相对于现代医学还 具有 “简、便、廉、验”以及安全绿色无副作用 的优势。

2 古代音乐治疗医案的文化内涵

古老的中医音乐治疗体现了中医文化、传统文 化与古代音乐美学思想的多层次同构关系,即从简 单的理论对应,到共同的文化基因,最后由宏观的 人类学视角体现出 “本民族 ”“本土化”的健康理 念和生命意识。

2. 1 微观层次— — —乐理与医理的同构

首先是生理作用的同构 。 《试笔·琴枕说》 曰 : “昨因患两手中指拘挛,医者言唯数运动,以 导其气之滞者,谓唯弹琴为可” [13 ] 。这则医案记录 了欧阳修通过弹琴进行手指疾病的治疗。弹琴,从 生理学上来讲,不仅能使手指指端得到活动,手指 肌肉获得按摩和运动,还可使手指的灵活性增强, 手指末梢神经受到刺激。按照中医理论,经络的井 穴都在指端,而十二经络中一些主要经络的重点末 梢也都在指端,弹琴时右手运用 “勾” “剔” “抹 ”“挑 ”“托 ”“劈”“打”“摘”这八种技法, 左手则运用 “吟 ”“猱” “绰” “注”四种独特的 手法,对手指末梢产生不断的刺激,加速经络循 行,从而起到促进指端末梢血液循环的作用。人体 五指有六条相应的经脉循行,分别对应着体内不同 的脏腑,心、肺、大肠、小肠、心包、三焦等经络 在手指尖端的部位开始相接,体内的脏腑器官与经 络都受到濡养。

其次是音乐美学理论和中医基础理论的同构。 《吕氏春秋·大乐》云 : “阴阳变化,一上一下, 合而 成 章,…… 凡 乐,天 地 之 和,阴 阳 之 调 也” [14 ]125 -126 。古人认为,音乐由阴阳二气变化而 来,因此,音乐能调节自然之风和自然之气,即调 节阴阳 。《吕氏春秋·仲夏纪》曰 : “昔阴康氏之 始,阴多,滞伏而湛积,阳道壅塞,不行其序,民 气郁瘀而滞著,筋骨瑟缩不达,故作为舞以宣导 之” [14 ]140 。音乐可以调节阴阳,远古时期人们通过 音乐舞蹈活动,帮助人体疏通筋络,调畅气机,进 而强身健体,改善躯体的疾病状态,这也是中医养 生导引术的来源。春秋战国时期的子产、伶州鸠等 人将五行学说的理论运用到解释宇宙万物中,认为 音乐之 “五音 ” “五声”不仅与 “五行”相对应, 并且具有与 “五行”相同的属性。中医理论认为, 正因为 “五音” “五声”有着和 “五行”相同的 属性,而 “五行”又与 “五脏” 相对应,所以 “五音 ” “五声”也和 “五脏”有着对应的关系, 音乐可以通过共同的属性直接作用于人体的五脏系 统 。《灵枢·五音五味》 《灵枢·阴阳二十五人》 即详细记载了 “五音”( 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) 和 五脏的对应关系。

2. 2 中观层次— — —文化基因的同构

艺术和医学都起源于 “巫术” ,从文字的起源 上也能得出 “乐药同源”的结论。共同的文化源 头,共同的文化基因,使得传统音乐与中医学有着 相同的核心价值观与思维方式。 我们将中医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总结为人本、中 和、自然 [15 ] 。古代音乐治疗医案中也体现出同样 的价值基因。前文所举 《儒门事亲》中医案,曰 “议用燔针炷艾,病人恶之,乃求于戴人” [10 ]178 , 患者因为害怕针灸治疗而求助于张子和,张子和采 用了无创伤的音乐疗法,不仅治愈了病痛,更表现 出对患者的尊重,能设身处地理解患者的痛苦和恐 惧。在这则医案的最后,张子和写道 : “《内经》 自有此法治之,不知何用针灸哉? 适足增其痛 耳” [10 ]178 ,足见 “医乃仁术 ” “以人为本”的人文 关怀 。《寿亲养老新书·置琴》例举的欧阳修抚琴 疗 “幽忧之疾” ,利用古琴的 “中正平和”之音来 调节生理功能与心理状态的平衡 。“中和”之音不 仅是儒家 “中庸”之道在音乐美学中的体现,如 “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” ,强调的是音乐表达中对 情感宣泄的一种节制,也是道家追求的 “大音希 声 ” “清微淡远”的意境,通过音乐实现修身养 性,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。

在思维方式上,古老的音乐治疗也遵循着 “医者,意也”的意象思维模式。音乐语言的特点 是一种抽象的具象,这就决定了音乐的思维方式是 形象性的,既抽象又具体。如欧阳修 《送杨置序》 曰 : “然欲平其心以养其疾,于琴亦将有得焉” [16 ] 。 友人杨置体弱多病,欧阳修建议其使用音乐平复心 情,疗养疾病,因为音乐 “急者凄然以促,缓者 舒然以和,如崩崖裂石、高山出泉,而风雨夜至 也。如怨夫寡妇之叹息,雌雄雍雍之相鸣也。其忧 深思远,则舜与文王、孔子之遗音也; 悲愁感愤, 则伯奇孤子、屈原忠臣之所叹也。喜怒哀乐,动人 必深” [16 ] 。音乐的抽象性决定了对于音乐表现的对 象并不要求全面的相似性,只需抽取某一侧面的相 似性,这使得单纯依靠理性逻辑无法体悟音乐,听 者会本能地运用自己的 “联觉”( 从一种感觉引起 另一种感觉的心理活动 [17 ] ) 来欣赏音乐,如此更 能激发患者的想象和体悟,获得更好的心理治疗效 果。又如冷谦 《琴声十六法》 认为,琴声不仅 “急而不乱,多而不繁,深渊自居,清光发外,山 高水流,于此可以神会” [18 ]109 ,更能 “听之则澄然 秋潭,皎然月洁,湱然山涛,幽然谷应。真令人心 骨俱冷,体气欲仙” [18 ]108 。因古琴的音乐语言比其 他乐器更为抽象,琴曲又多以幽、虚、远为特征, 加之古人弹琴时往往置身于山林水间或松、桂、 兰、竹环绕之中,便更能激发起音乐的意象思维, 体会人与自然的融合,净化心灵,最终实现悟 “道” 。

2. 3 宏观层次— — —本土化的生命意识

古老的中医音乐治疗是在特定的文化和时代背 景下,产生的特定生活方式和人的自我表达 ,“阴 阳五行 ” “天人合一”的理论内核 , “以人为本” “仁者爱人”的伦理思想 , “修身养性” “恬淡虚 无”的养生观,以及 “意象” “直觉”的思维模 式,都在中国传统音乐的审美和实践中以艺术的方 式表达出来,表现出特定的历史文化和时代背景下 人的健康理念和生命意识。

“琴这件乐器,无疑能够增强人体生命要素的 功能” [18 ]54 。古人抚琴,或于户外,目睹野溪流瀑, 与松风涧响齐鸣,或于自家园中,荷香扑鼻,游鱼 出听,面对大自然孕育的生生不息的生命,抚琴人 能吸收充满生机的自然之气,从而延年益寿。欧阳 修 《送杨置序》称古琴为 “纯古淡泊,与夫尧舜 三代之言语、孔子之文章 、 《易》之忧患 、 《诗》 之怨刺无以异” [16 ] 。这是儒家 “以乐养德”思想 对于音乐治疗的积极意义 。“其能听之以耳,应之 以手,取其和者,道其湮郁,写其幽思,则感人之 际,亦有至者焉” [16 ] 。欧阳修认为,平和恬淡的音 乐不仅能用来抚慰忧郁的心境,而且能使人的精 神、气质、意趣渐渐升华,达到很高的境界。欧阳 修通过弹奏古琴这一音乐行为达到修身养性的目 的,整个音乐活动的过程可以说带有一种参禅的意 味,因而 “古琴被看作是一种禅定冥思的辅助手 段,一种求得长生的途径” [18 ]157 。 欧阳修抚琴疗疾的医案,不仅从生理功能和心 理作用上证实了音乐治疗的实践功能,其中包含的 音乐治疗思想更表现了中国传统儒、道、佛文化对 于生命健康的价值取向,以及对于天地自然的宇宙 意识 。 “月出鸟栖尽,寂然坐空林。是时心境闲, 可以弹素琴。清冷由木性,恬淡随人心。心积和平 气,木应正始音。响余群动息,曲罢秋夜深。正声 感元化,天地清沉沉” [19 ] 。白居易的这首 《清夜琴 兴》生动地描述了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化生命观 和生态观,在众鸟栖林、万籁俱寂的环境中,心境 安闲,鼓琴操缦,清泠的琴声使秋夜更加深沉寂 静,人与天地已融为一体。

3 小结

艺术与医学不仅有着共同的文化渊源— — —巫, 相同的文化基因— — —核心价值观,殊途同归的人文 关怀— — —以人为本,而且两者相结合诊疗疾病的实 践也有着相当漫长的历史轨迹。古老的音乐治疗与 生活息息相关,是中华民族特色生活方式的体现, 是这个特定文化中人的身心关系的体现。在 “治 未病”和 “大健康”理念下,中医音乐治疗不仅 对现代医学有启示和补充作用,使现代医学拥有更 加开阔的多元文化视野,而且提供了更为多样的无 创伤的 “绿色疗法”的手段。

来源:中医杂志 作者:王思特 张宗明
Tag标签:
标签:说我 40ci 移动彩票网站

上一篇:如何保护元气?治病首在保护元气

下一篇:寒冬腊梅飘幽香 谁人知它功效多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