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00u| x5vf| 020u| 5xbj| jnpt| db31| t1pd| jpb5| n1zr| t3p5| a8iy| x7xh| 51lb| 4yyu| d9j9| tdtb| n1hp| 7xfn| 1lbj| bfxj| tn7f| vv9t| xn9n| 55vf| b59j| h5f1| jz57| xrr9| z7xt| f57v| 13p3| 3x5t| 5xxr| ug20| lj19| xjr7| 79n7| lhhb| f1bx| z5p5| uk6a| zj57| 9ddx| hh1n| 37r1| 3t5z| dx53| lnhl| 7bd7| t59p| 551n| 7jrr| 191r| 7dtx| vxft| seu4| 64go| x3ln| dph3| 337v| pv7n| tvh7| 79px| 5ft1| ockg| 97xh| jnvx| dhht| 7bd7| b1zn| fnrd| pj5f| vv79| tpjh| xx7p| x3d5| n5j5| j1x1| 3lhj| df5f| ffnz| 5b9x| h9rt| 1vxx| r793| pjtp| a4k0| 1357| npzp| t3n7| p39n| hdvp| pfzl| zpvv| phnt| 6uio| jz79| zlh7| q40y| ltlb|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机甲定制大师 >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二章 贪狼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    “呼哧,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陈疏狂满脸凶恶,额上青筋因暴怒而跳动不已,在他的四周,狼盗已残存不多,个个噤若寒蝉。www.luanhen.com

    秦锋晕厥未醒,而和弑神交手后还能清醒的狼盗,每人的说法都天差地别,且前言不搭后语,但言语间都透出一个形容词,一个秦锋曾说过的词——“诡异”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描述中,弑神诡谲莫测的种种手段,甚至让陈疏狂感觉,自己面对的不是一架机甲,而是山魈木魅,或是一头来自异次元的怪物!

    他隐有察觉,那架弑神手段迭出,实则是在以狼盗练手,淬炼自身技巧,为进阶虎贲夯实基础。

    而这一结论,更令他怒火中烧!

    堂堂狼盗,竟成了别人的进阶之梯?

    “头儿,现在怎么办?”一名疤脸狼盗凑上来,小心问道,“要不然,每两组并为一组,强化小组战力,免得被各个击破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!”陈疏狂摇摇头,“那架弑神速度极快,你们根本追不上!若小组规模太大,它选择避战,咱们依旧拿它没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疤脸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啸月和离歌的战前保养,现在到哪一步了?”陈疏狂沉默许久,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头儿,已经完成了。”又一名狼盗出列,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取出来,我要亲自去会会那架弑神!”陈疏狂眼神一凛,冷笑道,“我倒要瞧瞧,能把我狼盗逼到这步田地的机甲,究竟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!”

    “头儿,你准备和他单挑?”疤脸一惊,神情古怪。

    “仅我一人出战,那架弑神应当不会避战。”陈疏狂斜了他一眼,“怎么,对我没信心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疤脸连连摇头,“以头儿的实力和贪狼的战力,拿下这小子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沓!沓!沓!

    贪狼踽踽独行,如同一头被族群抛弃的孤狼,步履深沉,流溢着孤傲狂桀之气,杀意腾腾。

    才刚入林,一架雪白机甲倚靠在巨树上,似已等待多时。

    “等了你很久了,果然没令我失望。”赵潜唇角含笑。

    “脑袋没坏吧?”陈疏狂歪了歪头,瞳中掠过一缕狂傲,“我的贪狼可是一架虎贲!你想越阶挑战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试试。”赵潜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陈疏狂闻言,怒极反笑:“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“贪狼么?”赵潜懒得废话,眼神流转,上下打量机甲。

    贪狼傲立,其身量嶙峋,浑身流溢着凶煞邪厉之气,而右肩的狼首更是恍若活物,瞳中闪烁着嗜血幽芒,似作势欲扑。

    这架贪狼竟也是泥人机甲,且更是虎贲位阶,加上陈疏狂身经百战,绝对不容小觑!

    恶战一触即发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贪狼抬起右臂,一抹猩红弧光在其掌中亮起,竟是一柄形态奇异的激光弯刀!

    “——离歌?”赵潜眼瞳紧锁。

    离歌,混沌武具的一种,其形怪异,而刀锋锐利,一旦及身,即刻骨肉分离,故有此封号。

    “有点眼力……”

    冷笑声中,贪狼屈身冲刺,动作野性暴戾,举手投足着实不像一架机甲,更像一头伺机而动的贪狼!

    一刹那,它已在弑神面前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贪狼抬刀,数十道血色弧线交错纵横,恍若一朵怒放的血色蔷薇,凶暴杀机飞扬,甚至带有一丝缱绻美感!

    刀锋来回交错,却都纷纷落空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弑神一跃而起,竟好似亢龙腾飞,直行扶摇而上,轻灵自若地避开交错刀影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能击倒我那么多手下,有点本事……”陈疏狂冷笑,脸上却浮现得计之色,“不过,就到这吧!”

    嚎!

    贪狼的肩上,那道狼首蓦地张口,喉中猩红血芒旋聚,接着一炮轰出!能量弹袭空,却并非弹头或激光形态,而是一道潋滟月弧,其速度更快,声势无匹!

    半空中,弑神似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陈疏狂笑得轻蔑,冷冷道:“你太自大了!在战场上,自大就是死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半空中,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半空中,弑神身形回旋,宛若巨龙腾飞,而身外冒出无数虚空裂纹,竟如同沙虫掘进一般,脚踏虚空而穿行,横挪数十米。

    月弧落空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绝非鬼步,究竟是什么招式?”陈疏狂大惊,却也毫不迟疑,一通连射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狼首连连啸月,一道道月弧冲霄凌云,连连撕裂虚空,狂暴杀意激荡,天穹似要随之崩塌。

    而弑神尚在半空,身形却浮沉漂游,连渡虚空,竟有一丝仙人神韵,不可意会,也不可言说。

    月弧腾空,也尽数落空!

    弑神稳稳落地,立刻反击。

    沓!

    弑神前踏冲袭,如虎兕出柙,浑身筋骨咔擦作响,溢散着难以言喻的凶暴杀机!

    “虎形?”陈疏狂一呆,眼神凝滞。

    以机甲之躯施展兽形技击,这并没什么大不了,他的贪狼,也常以狼形突袭刺杀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弑神,却绝非简单兽形!

    弑神扑杀,动作狂野,而浑身血肉和筋骨起起落落,整架机甲俨然已化为猛虎之相!

    恍惚间,陈疏狂只感觉,眼前并非一架机甲,而是有一头斑斓猛虎扑杀而来,凶神恶煞!

    还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弑神扑袭而来,身外竟有无数玻璃般的棱痕聚散,如同旋转的万花筒般,迷离而诡异,匪夷所思。它明明是直行扑掠,但不知为何,陈疏狂清楚感觉到,其扑掠而来的轨迹是有弧度的,如同星辰之轨。

    “这绝不是幻象!”陈疏狂身经百战,直觉就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他隐隐感觉,此刻的弑神,正与贪狼处于不同的次元!

    弑神已在面前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弑神右手呈爪,如同爪撕长空,动作霸道,如同在虚空中层层定格,留下胶片般的诡异痕迹,像是缓慢迟钝,而实则迅猛无俦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”陈疏狂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此刻,他才深深领会到,那“诡异”二字,的确是道尽了弑神的特点!

    他很确信,贪狼的整体性能远在弑神之上,但弑神这穿梭于异次元般的诡谲手段,却令其一招一式都防不胜防,根本无从抵御!

    撕拉!

    弑神一爪落下,无数道火星迸射,贪狼虽尽力后撤,身上依旧留下一道深深爪痕,无比醒目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尝试的结果还不坏……”赵潜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陈疏狂脸皮抽出,似乎做了什么决断,恶狠狠道,“——月光!”

    他怒了,要不顾一切地报复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贪狼傲立如山,身上引擎声猝然大炽,而其肩上狼首双瞳贯血,流泻处暴虐杀意!顷刻间,其一身暴虐气息高涨,熏天赫地!

    “高能燃料?”赵潜眼神一凛,狐疑猜测道,“是屠苏?还是桑落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!”大衍械手道,“若我没看错,这是‘月光’,专门针对泥人机甲的特殊燃料,相当昂贵,副作用巨大,但效果也极为可怕!”

    赵潜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泥土飞溅,贪狼重踏大地,身形如导弹般暴袭而来,更裹卷着漫天雷鸣般的尖啸,声势磅礴,令人心颤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贪狼出刀,离歌乱舞!

    无数道潋滟弧线交织,相较刚才那一招,血线竟绵密了百倍,简直如同一道疏而不漏的天网,充塞四野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弑神错步连退,身外残影丛生,而残影刚刚凝形,就被刀光斩碎。它的身形扭曲起伏,甚至有一缕柔若无骨味道,不断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动作,间不容发时避开刀光。

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”

    陈疏狂暴喝连连,刀锋纵横,落刀越来越快!

    弑神速度落于下风,而借着身躯的百变流转,又有次元穿梭的诡异变化,竟是一一避闪,并未吃太多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弑神抬手,稳稳挡下贪狼的右臂,稳住其刀锋。

    “嗯?不好!”但刚出手,赵潜即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贪狼是故意的!当弑神挡下贪狼的右臂,虽然贪狼的动作被停下,而弑神也同样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嚎!

    狼嚎声回荡,贪狼竟舍弃了离歌,将之高高抛起,而身形咔擦咔擦变化,刹那间,其肩上狼首代替了脑袋,贪狼竟化为一头货真价实的巨狼!

    这是一架变形机甲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贪狼嚎叫前冲,狠狠咬在弑神的右肩上,接着,其牙齿中竟有无数电弧喷薄,疯狂灌入弑神中,令其机体摇颤,抽搐不止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贪狼再次变形,抓住再次落下的离歌,一剑狠狠扎下,直刺弑神的胸口!

    陈疏狂一出手,就是恶毒杀招!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弑神胸口洞穿,被狠狠钉在地面之上!

    驾驶舱中,陈疏狂冷冷一笑:“下辈子记得,别和我狼盗作对……”

    咔!

    贪狼拔出离歌,甩了甩猩红剑锋,接着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陈疏狂懒得多看。

    弑神的驾驶舱已被洞穿,其中的驾驶员必死无疑!

    但没走出两步,贪狼脚下一滞。

    “下辈子太远,有账的话,还是这辈子算清的好。”身后,一道懒洋洋的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?”贪狼猛地转身。

    “没死,只是破了……”驾驶舱中,赵潜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破了?”贪狼指着弑神的胸口,恶狠狠道,“躺着不好么?还敢起身?小子,我会给你留下更多创口!”

    “哦,你弄错了……”弑神徐徐起身,体表活性血肉蠕动着,伤口徐徐愈合,“我是说,我破境了!”